2暴徒美食街逞兇‧阻乱撒尿‧摊主被殴昏

2020-06-05
869 评论
730 人参与
2暴徒美食街逞兇‧阻乱撒尿‧摊主被殴昏(吉隆坡26日讯)亚罗美食街日前发生“撒尿变流血”事件,茶水档小贩申诉,60岁兄长因不满两名青年在板麵摊旁撒尿,要求对方到较远处方便,不料“惹毛”对方,将兄长当作沙包拳打脚踢至头破血流,还阻止和殴打其他伸援手的人。年迈的兄长被殴至重伤,事隔逾10天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曾昏迷5天,醒来至今仍无法说话。数名目击者说,殴人者非常凶狠,受害者被殴倒在地上时已呈昏迷状态,但对方仍不停往受害者脸上挥拳及脚受害者身躯,旁人曾尝试阻止反遭恐吓及打伤。“兇徒一直坐在隔壁档的座位,一旦有人靠近受害者,他就作势打人,直到警方赶到现场时,他一直都坐在那里,一点也不害怕或想逃走,态度非常嚣张。”受害者家人及目击者週四在马华联邦直辖区联委会及亚罗街小贩公会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促请警方及有关单位正视问题,让殴人者受到法律制裁。昏迷倒地仍续殴打茶水档小贩余秀金(53岁)重述事发经过时说,4月15日晚上11时许,两名年约30岁的巫裔青年在兄长余亚超的板麵档旁撒尿,因卫生问题,所以兄长要求他们到离摊位较远的地方方便,但对方不理会。“我的茶水档就在哥哥的板麵档旁边,其中一名长得比较健硕的男子不听劝,硬要在这里小便。为避免尿液佔到摊位的帆布,哥哥还特别把帆布移开让他方便。”她指出,健硕男子方便后,突然往兄长的脸上挥拳。“他打第二拳时,哥哥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但他还是继续打,我们尝试要阻止他,但都无能为力,他的同伴在旁干扰,而他则恐吓我们,甚至追着我们打。”余秀金说,兄长的伙计曾硬拉健硕男的手,打算制伏对方但反被对方挥了两拳。眼见兄长被打得满脸是血,健硕男仍不肯停手,她只好向其他档位寻求援助。旁人图助摊主也遭殃蚵煎摊小贩陈联强(31岁)接获余秀金的通知后,立刻跑到现场,受害者当时已血流满脸,不省人事地躺在地上。当时,他与受害者的外籍伙计準备扶起受害者,而健硕男则在隔壁烧烤摊坐着,看到两人接近受害者,健硕男怒气沖沖质问他们是谁。“伙计说,这是我老闆,结果被对方追着打,之后又在受害者身上踢多几脚。看他坐下后,我打算把受害者扶到摊子外,他又问我是谁,我告诉他,我是受害者儿子的朋友,他接着问我,在这里小便,可以吗?”陈联强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很激动,因此应和道:“可以”。话才说完,健硕男立刻伸手準备勒住他的颈项,庆幸他及时闪避。逃走时,他不小心滑倒擦伤脚。健硕男打不到陈联强,又继续用脚踢受害者发泄怒气。他说,他看着对方踢了好几下,受害者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因健硕男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受害者,他只好联络亚罗街小贩公会秘书汤宗原及报警。外劳:把脸当球踢受害缅甸籍外劳杰克形容,暴徒将老闆的脸当作球般踢打。他说,事发前,他在旁协助老闆移开帆布,当青年出手打人时,他尝试拉开对方,结果也被打了两拳。对方还想出手,但被他用手臂挡着。“他的手戴着戒指,挥拳打在脸上很痛。”略懂中文的杰克替余亚超工作6年多,从未经历有人在摊位闹事的场面。眼见无法阻止对方殴打老闆,他只能在旁猛喊:“不要打(jangan pukul)”。全身无力无法说话受害者的儿子余汉荣(29岁)声称,父亲的左眼及后脑都有严重创伤,必须缝针。因后脑有瘀血,所以送院后一直昏迷,直至第五天才醒来。留院至今11天,但仍无法说话,全身无力。他说,父亲原来在中央医院接受治疗,但一直呈昏迷状态,因担心父亲安危,家人在住院的第三天(4月17日),把父亲送到私人医院。两天后,父亲虽已清醒,但仍未完全康复,目前还需留院观察。忆起当时情景,余汉荣是在接到朋友陈联强及伙计杰克的电话后,赶到现场。看到父亲时,他满脸鲜血,脸被打得红肿。他先把父亲送到中央医院急救,他的妻子则到警局报案。根据报案书内容,其妻子申诉,余亚超身上约五百多令吉的收入也不翼而飞。余汉荣声称,父亲在亚罗街开业三十多年,不曾发生如此严重暴力事件。他觉得殴人者有必要负上全责,并希望他受到制裁。暴徒不怕警员根据目击者余秀金及陈联强的估算,暴徒殴打受害者长达10分钟才停手,但两名巫裔青年并未逃离现场,反而若无其事地坐在隔壁烧烤店,期间一直监视着昏迷的受害者,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们说,即便警员抵达现场时,暴徒也未离开,一直坐在烧烤店,甚至向警员声称他们在这里吃烧烤。警方较后已扣留两人协助调查。马华联邦直辖区联委会一个大马工作队副队长颜骏任声称,他已联络负责调查警官,两名巫裔青年已保释外出,而警方必须向受害者录取口供后,才算完成调查工作,并将调查报告交给总检察署,由他们决定是否提控两人。可惜的是,受害者虽已清醒,但仍无法说话,让调查工作触礁。他说,警方在一定的期限内,还无法向受害者取得事发详情,或将只依赖目击证人的口供。暴力事件影响旅业亚罗街小贩联商会秘书汤宗原声称,亚罗街是国内着名的美食街,也是游客的聚集地,大家都不希望发生暴力事件,不但影响观光业,也误导民众认为亚罗街治安不好。公会也希望亚罗街的小贩守望相助,与公会配合,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必能阻止类似事件的发生。余秀金声称,虽然其他小贩都觉得这两名滋事的巫裔青年样貌陌生,但他似乎常见两人在亚罗街活动。她们希望滋事者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还受害者一个公道。‧2012.04.27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