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语片:励志的光辉

2020-07-10
341 评论
712 人参与

台语歌后江蕙演唱会日前开唱,秀出李安给台湾的一封信,「她的好,是一种理所当然」,成为演唱会的一个亮点,也是台湾影歌史的一个思考点。

我看台语片:励志的光辉

1992年,江蕙突破百万张销售量的《酒后的心声》专辑,缔造其演艺生涯颠峰,也奠定了台语歌曲的主流地位。前一年年底,中影推出李安首部作品《推手》,票房影评俱佳,导演新秀开始崭露头角。

江惠《酒后的心声》突破百万销量,奠定台语歌主流地位。影像来源:Youtube

1980年代,李安在美国取得电影学位后蛰伏多年的经历,才子怀才不遇的点滴心头,个人生涯选择的努力自持,如今散发着励志的光辉。

换一个层面来看,同一个年代与之前江蕙走唱和唱片事业崛起过程中,台语文化的蛰伏与压抑,则是在「国语」威势罩顶下,一整个族群语言的集体辛酸与悲怆。

1970年代,江蕙和家人从高雄搬到台北后,开始走唱生涯,江蕙曾回忆在基隆酒吧唱《雨夜花》,「熟悉的台湾歌谣几乎都是哀伤的词曲,很符合我凄苦的命运,唱这些歌好像在唱自己的身世给人听一般」,「那些只顾喝酒调笑的美国大兵,他们听得懂吗?有谁关心呢?」(《苦情姊妹花》,1987)

我看台语片:励志的光辉

其实,何止美国大兵,当时全台湾党国机器轰轰然产出的新一代「国语人」,也都没机会听懂,没有空关心吧!

江蕙在北投度过了好几年歌手、吉他手、鼓手三人组团的那卡西走唱时光。北投地区在1960年代号称台湾好莱坞的台语片摄製荣景后,1970年代仍是日本观光客爱去的温泉胜地,另一位台语歌后黄乙玲稍后也曾在北投唱日本歌展开走唱生涯,是台湾在地影歌传奇之地。

歌星杨烈两年前在北投区竞选立委,喊出「风华再现」,造势演唱会必唱台、日、英、华四语歌曲,演歌风华很有老北投调调,但还是不敌当地中国国民党六连霸立委的「中华再现」。

1980年代初,沈文程唱的《心事谁人知》走红,打开了沉寂多年的台语流行歌曲市场,江蕙(当时艺名江惠)初灌唱片也录了这首歌,1983年推出台语歌曲《你着忍耐》,「踏出社会为着将来,离开故乡走天涯…」,连主唱者自己也不抱期望,江蕙回忆进录音室唱了一遍觉得「唉,真没意思,这幺土的歌会红吗?」

当年《综艺一百》等电视节目流行高雅脱俗、楚楚动人、一口清新「国语」的「玉女」歌星,而台语歌手就如江蕙自述的,「唱片新人好可怜啊,尤其是唱台语歌的!人家一看你的土样子,就懒得搭理」,四处请託想上电视,「顶多是上一次无人知晓的『今日农村』之类的节目,已经千恩万谢了」,只能到中南部四处拜访广播电台。

从1960年代初到1970年代初陆续成立的官营老三台,配合政府推行「国语」政策,电视节目严格管控台语歌曲和节目播出,以影响力迅速遍及社会各阶层的新兴媒体之姿,对本土语言洒下严密箝制的天罗地网,进一步造成台语边缘化、土俗化,和1950、1960年代老台语片里做为中坚社会阶层的台语,差距极大。

当年,台语能力曾是演艺人员晋身阶,如老台语片红星金玫曾接受访谈回忆说,当时从完全不会讲台语开始慢慢学,还因此在片场被嘲笑,矮仔财当时鼓励她认真学,讲更好给人听,于是金玫「在片场就认真听别人的发音,一字一句学起来」,终于讲了一口溜台语。

原来,学习台语也曾经散发着励志的光辉,江蕙从当年「唱台语歌的土样子」,到如今连主流华语歌手都难以超越的演唱会连满盛况,似乎也散发着同样的光辉,不只代表个人演艺生涯的精进,更是台语文化上升的集体荣光。

江蕙的满座演唱会上,长居海外的李安来信写道,「我对台湾的情感已非身在其中的热络,却是愈来愈抽象纯净,既是一种思念与回味,更是一种内敛,深切而稠密的依恋。」李安不是新电影的核心代表人物,上述「抽象纯净」、「内敛」、「稠密」等词,却颇能道出新电影的风格标记。

随着愈趋都会化的台语曲风,江蕙唱歌似乎也愈发「抽象纯净」了起来,然而台语歌后所代表的一部台语流行文化发展史,以及本土演艺事业的流离风霜,对台语人而言,总是不那幺抽象,不那幺纯净,而多了一份实在的沧桑与丰饶。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